危機或轉機?談隔代教養家庭

立仁國小 簡維昌

 

壹、       前言:

    科技文明日新月異,改善了生活環境,也改變了人們的生活節奏與步調。家庭型態從大家庭共同勞動、共同生活的模式解構,家族成員離開家族產業,走向多元就業;越來越多傳統的家庭主婦角色轉變成職業婦女,於是越來越多的雙薪核心家庭產生,成為社會結構的主流。在此種潮流之下,子女的養育工作,總是順理成章的託付於祖父母,似乎正應驗一句俗語:「做豬要吃餿;做嬤要帶孫。」時下許多孩子的童年,甚至青春期最長時間的陪伴者不是父母,而是祖父母。

    醫療科技發達,物質生活環境普遍改善,現代人平均壽命越來越長,當上祖父母的機會越來越高,伴隨著越來越多的雙薪家庭產生,祖父母擔任孫子女的教養者的機會和可能性持續增長。通常當父母親無法親自照顧子女時,便會委由祖父母輩幫忙照料,許多學者均指出,未來的趨勢下,隔代教養將是一種無法避免的現象。 (DannisonSmith,&Tammy,1998Rothenber1996) 。隔代教養不只是重新組織了家庭結構,也使得家庭關係、家庭資源、家庭價值觀都會因此改變。

    透過對於隔代教養家庭的探討與分析,期待能更深入了解隔代教養家庭之下,究竟存在著何種危機與轉機。並且期望藉由理解,使社會、學校與家庭能更適切的關注隔代教養之議題。

 

貳、       隔代教養現況分析:

一、隔代教養家庭的定義

        如何定義隔代教養家庭?倘若只是單純的定義為祖父母與孫子女共組的家庭,則不免顯得粗糙。隔代教養家庭的對象已經由過去特定的對象,轉變成為多元化的對象。從祖父母偶爾分攤年幼孫子女的照顧,轉向由祖父母擔負孫子女所有教養的責任(翁福元,2000)。       

        根據隔代教養的現象,陳麗欣、翁福元、許維素與林志忠(2000)的研究指出隔代教養的意義,可以分成廣義的與狹義的兩種定義。廣義的隔代教養包括祖父母輩,甚至是隔代的其他親友於任何適當的時機,對孫子女的教養與照顧。狹義的隔代教養,則是指祖父母擔負孫子女大部分的教養與照顧責任的情形,孫子女的父母在假日與孩子接觸,甚至完全放棄對孩子的照顧。

        黃政吉(2000)認為隔代教養乃是子女非由父母親撫養長大而是係由父系或母系長輩撫養的情形。其廣義認為祖父母任何一方與孫子女友共處的時間,成擔任何教養之責的家庭,不論是祖父母擔負所有孫子女教養責任的家庭,或是祖父母合法領養孫子女、祖父母只擔負白天或部分照顧時段的家庭均是。而其狹義的定義是指孫子女父母完全放棄擔負孩子的教養責任者,而由祖父母擔任父母的所有責任,英文稱之為Skipped generation families

        一般來說,狹義的隔代教養在家庭結構中最具特殊性,明顯突顯出父母親負擔包括的範圍似乎太窄了些。廣義的隔代教養家庭種類又太多了些,祖父母常常扮演的是傳統的角色,對孫子女的影響相對的顯得較少(林志忠,2000)。雖然許多學者都把研究的目光焦點放在狹義的隔代教養家庭上,但雙薪核心家庭在家庭人口結構所佔比率一直居高,其所形成的隔代教養家庭形態也是值得關注。   

二、          隔代教養的成因:

    隔代教養的成因很多,由些時候是祖父母願意,甚至主動要求。教養意願高的祖父母,對於孫子女的教養較有自信能給予足夠的愛與照顧,不過也有不少的情況,如商業週刊報導的水蜜桃阿嬤獨力撫養自殺身亡的兒媳留下的孫子女,就是在迫於無奈的情況之下而為之。若將祖父母到孫子女的組成結構分成三代,隔代教養的原因如下:

(一)     家庭結構的改變:

     翁福元(2000)認為家庭結構改變與社會變遷是隔代教養原因之一,不像過去的農業經濟型態,許多第二代父母親為了尋求更好的工作機會,必須到城市謀職,再者因為消費結構改變,孩子養育開銷也增加不少,父母勢必要花費更多的工作時間,在家庭結構變化之下,也因此祖父母自然而然成為照顧孫子女的最佳人選(邱珍婉,2005)。

(二)     減輕父母親的負擔:

    此外在祖父母與父母親住在同一地區的情況中,許多的雙薪家庭父母親白天需要工作,祖父母為了減輕父母親的工作壓力及經濟壓力,願意在白天協助照顧孫子女,所以越來越多學齡前兒童都是由祖父母帶大的。有些父母會給祖父母照顧孫子女補貼,等於是讓祖父母也有另一筆收入;不過有些祖父母則是義務照顧的(梁雅舒,2003 Hirshorn1998   

(三)     因應家中的突發狀況

    家中有意外的狀況發生,不論是長期或短期的變化,祖父母通常都願意提供照顧,例如主要經濟來源者失業、父母親一外傷病或死亡,父母親離婚…等等。

(四)     父母親是未成年父母

    由於父母是未成年者,在被認為父母親仍然不夠成熟來擔任教養責任,祖父母就必須提供適當的管教與協助,甚至完全代勞。祖父母不但要直接擔負孫子女的教養責任,仍須提供未成年父母情緒上的支持,經常性的提供付父母親教養的觀念(梁雅舒, 2003),期望未成年父母未來有朝一日能獨當起教養子女的責任。

(五)     父母親是濫用毒品者或是愛滋病患者

    如果父母親是濫用毒品者,由於普遍被認為無法提供良好的教養子女品質,這時候祖父母通常是會插手介入,一方面也是擔心孫子女也連帶染上毒癮。而父母親是愛滋病患者亦然。

(六)     父母親服刑

身為監護人的父母親若因案服刑,通常(外)祖父母會成為孫子女的監護人。

 

參、       隔代教養家庭的危機與轉機:

一、負面危機方面:

(一)、不利「依附」的關係的發展:

    依附理論源自於Freud的驅力理論與Klein的客體關係理論,根據Freud的觀點,驅力的客體指的是任何人,或一個人的某一部份,或者是事物,藉由這些人或事物可使得驅力的目標獲得滿足。

    英國精神醫生John Bowlby認為人與人之間的連結關係是影響一個人心理健康的最大因素。在他的臨床經驗觀察中發現,那些行為偏差的兒童與父母(尤其是母親)之間的關係十分緊張,而且似乎在嬰兒期的時候,主要的照顧者(通常是母親)與孩子之間並未建立一種品質良好的互動關係,他稱這種關係為「依附」。依附行為系統是動態的行為系統,兒童會主動注意依附對象與自我之間的互動。                

    孩子成長過程中,最重要的關鍵在於「依附」,對日後學習及情緒管理都有相當影響。....實質而健康的家庭環境才能真正幫助兒童發展,而青少年以與父母的良好依附關係為基礎,來發展分離-個體化的能力時,將有助於青少年的人際與情緒適應。(吳明穎,2006

     某些祖父母可能因為無法提供孫子女良好的依附關係,導致孫子女較低的自尊心及自我效能。祖父母與父母親共同教養時,孩子對於家庭中兩位(類)主要照顧者的混淆,會造成孩子在家庭關係之中不知所措,無法提供一個穩定的依附關係。(梁雅舒,2003)綜上所論,依附關係是個體一生中最早接觸到的人際關係,發展良好與否,非但影響日後健全人格的發展,且關係至更廣泛的人際關係(劉劭純,2002)。    

(二)、無法提供適當的照顧與足夠的資源:

    祖父母可能因為角色的不同,體力不如從前的原因而無法提供與父母親一般對等的照顧(梁雅舒,2003)。根據紀幸妙(2004)的研究,隔代教養祖父母之「健康狀況」呈現偏低情形。體力不佳的祖父母也可能因無力約束孫子女,連帶使活動力旺盛的孫子女造成意外傷害的機率提高了不少。而因為年老體弱,活動力差,相對的影響了孫子女適當的活力。

    李家伶(2004)的研究透過採取Bourdieu的文化資本理論、Coleman的社會資本理論說明不同社經背景的隔代家庭對孩童教育資源的投入多寡,對孩童學業之助益為何。指出祖父母缺乏社會資本,無法提供孩童任何協助。而家庭因素與主要照顧者因素、個人因素與學校因素相比下,發現孩童學業低落其因主要照顧者因素與個人因素之影響。

    而邱婷芳(2006)從Bronfenbrenner(1979)的互動理論來討論,發現隔代教養對家庭與學校的互動產生負面影響;並從文化資本的角度來探究,發現隔代教養將減少兒童教育機會的取得。不利的隔代教養對兒童造成的問題,短期以表面的「溝通」、「學業」等問題為主,長期則以心理問題與人格偏差為主。心理問題與人格的偏差屬於內部深層問題,而溝通與學業問題則屬於較淺層的問題,就嚴重性來說,前者大於後者,所以劣勢下的隔代教養時間越久,對兒童未來成長造成的負面影響越大。

(三)、愛之,適足以害之:

    有些祖父母可能以自己過去的經驗或知識來教養孫子女,結果反而造成不利的影響。如:將牛奶煮沸,認為比較衛生,結果反而破壞營養成分。

    此外,從兒童心智發展的角度來看,祖父母對孩子的影響當然不同於父母,不少祖父母或因體力,或因年紀大疼孫的心情,臨床上的案例顯示會偏向溺愛孫子女(尤其是男孫)。偏多的照顧無形中影響到孩子的發展,這樣的孩子可能較缺乏獨立行為的能力(如穿衣服、穿鞋襪、咀嚼、便溺...)

(四)、文化刺激的問題:

    李雁萍(2005)研究結果發現在家庭適應上,祖父母只能提供基本的生活照顧,並制定家庭規則讓少年遵守,受教養者往往希望祖父母能提供情緒上的支持和關心。在學校適應上,祖父母往往不能給予指導,學業成就普遍低落,但他們會希望祖父母能給予課業上的指導。部分祖父母會試著跟著孫輩學習,但整體言之,能提供的文化刺激在質與量上都仍有提升的空間。

(五)、代溝產生價值觀的差異:

      根據SpryMatthews(1982)的研究指出,祖父母通常與較年幼的孫輩關係較佳。不過隨著孫輩漸漸成長,祖父母可能受限於自身所學智識限制(相較於父母親,祖父母的學歷通常較低)對於其在自主性、獨立性、隱私權方面的需求,擔心受到外在環境或同儕惡習的影響,祖父母顯現的彈性可能不足,也可能造成彼此關係的緊張。在祖父母輩所未曾經驗的事物上,容易與孫輩產生衝突(Boksay1998)    

(六)、沉重的經濟與身心壓力:

        隔代教養的工作經常無可避免的會為祖父母帶來生理與情緒上的疲憊感Kleinger,Hertzong,&Yarg,1998不少祖父母認為在教養孫子女後,以生活困擾多(如:面臨經濟問題、日常生活改變、失去個人時間等),健康走下坡(如:身體健康變差、面臨情緒問題、壓力負擔等)之負面影響佔多數(紀幸妙,2004)

二、正向轉機方面

(一)、提供家庭一個良性改變的契機:

      許多隔代教養家庭的產生是因為父母不適任,倘若繼續由其擔任親職工作,反而對孩子的教養有更惡劣的影響。祖父母適時的介入,補足了不良或缺席親職的功能,極有可能反而使家庭系統有了良質的變化。許多研究都指出祖父母對於自己提供的能力與貢獻有信心,他們反而比父母提供了更多陪伴與安全感,孫輩也會因為體認到家中的變化,有可能激發出較高的責任心與成熟度,並且認為不要辜負祖父母,而在學業上與行為表現上都更為負責自主,不少隔代教養家庭的孫子女甚至學業成就上表現高於一般同儕。(陳麗欣等人,2000

(二)、兩代溝通的橋樑與潤滑:

      許多祖父母主動要求照顧教養孫子女,祖父母可能減輕了父母親的經濟壓力,父母親也許也獲得較佳的生活或婚姻品質,祖父母可能從教養經驗中獲得滿足感、自信心,體會到孫輩的關愛,感覺生活有重心,生命有目標(邱珍婉,2004)。從社會交換理論分析,親代與祖輩在酬賞與成本的評估後產生了結果,而雙方能繼續維持此關係,多是以各取所需來達到公平的交換。透過這樣的平衡,建立新的兩代或是三代關係,有助於促進家庭和諧。

      此外,隔代教養工作可能也會由於其他家族成員的涉入協助,減輕了教養工作的負擔,也創造了一個家族成員重新連結的機會,藉由共同關心孩子的福祉,而在關係上有了重整與改變,不啻為佳話一則。(李玉冠,2000、邱珍婉,2005Haglund2000

(三)、家族歷史與傳統優良價值觀的傳承:

    一則新聞介紹了「一位小四生楊志群,以阿公韓豐瑤繞著地球捕魚40年的經歷為題,和哥哥、媽媽完成一份『我的跑船阿公』暑假作業,把阿公一生的寶貝都收藏起來,送給阿公當退休禮物。也有教師設計了傳家寶的作業由學生去探索家族之中的點點滴滴。年長的祖輩有更豐富的人生經歷與境遇,透過合宜的方式,家族故事的延續傳承對於家族系統或個體均可能創造出正面之價值。

    此外,從暢銷書佐賀的超級阿嬤一書中,我們能看見一位外祖母睿智的生活哲學,在困苦中創造積極樂觀的人生哲學。不少祖父母還是保有著惜物愛物、樂天達觀........等許多現代父母親缺乏的「傳統美德」,如同Erickson (1997)所提到的創造、貢獻的能力,將自己的經驗傳承給下一個世代。

 

肆、       結語

    社會上普遍對於隔代教養家庭普遍會存在著弱勢不利的刻板印象,而如前所談,平均壽命的提升,隔代教養已經是未來必然趨勢,甚至你我都有可能是隔代教養家庭的「預備者」,隔代教養的型態將會越來越典型,而不再是少數、非典型、困頓等等的相關聯想。審視隔代教養家庭存在的優勢與劣勢,筆者試著提出一些因應思索的方向:

一、  為人父母者應該採取更積極的作為,即使在先天不得已的因素之下,必須由祖父母肩負起教養者的責任,在有人代勞的情況下,父母莫將責任一股腦全拋給祖父母。身為中小學教師的我輩,面臨此類家庭時,在家庭訪視或是某些適度的介入時,也能透過一些策略傳達給對方,畢竟,在一般世俗的觀念中,老師的話語仍然具有相當的力量。

二、  祖父母的自我充實是一個很有效益的途徑,未來祖父母的學歷固然會越來越提升,其所具備的文化素養也會越高,不少祖父母都陪伴孫子女共學,課業的陪伴也讓祖父母更成長。終身學習將適切的提高與外在世界脈動的接軌。國民中小學可以針對隔代教養家庭的主要教養者給予終身學習的機會,結合現有資源(如社區大學、空中大學、成人教育班、補校…)規劃及推廣學習課程的服務;而教師個人也可以能積極提供相關知識與資訊,加上鼓勵肯定的話語,正向的增強祖輩的教養能量。透過全體家庭的教育提升,許多因家庭問題而衍生至校園的負向情境,也許能獲得從根本改善的契機。

三、  政府單位對於家庭教育可以更施力耕耘,面對隔代教養的趨勢,提供更便利、更多元、更友善的親職教育諮詢服務,例如免付費電話、電視節目製入型宣教...使祖父母扮演教養者的角色時,能有更正確的知識與更健全的觀念來陪伴孫子女。 目前學校機構正也是一個相當適合扮演訊息遞送服務的角色,許多親師對話、班親會、親職講座……等等家庭教育的工作推展,都是一次又一次服務的機會,如何設計出簡便易懂、相對應各種教養課題的方案,則是未來值得努力的方向。

     每一個隔代教養家庭都有其形成的特殊原因與背景,吾人應該對於家庭系統中的解構與重構、角色與責任的分配有更深入的認識,體認到對於存在其間的優勢與劣勢的許多狀況,其實都是一種兩面刃的處境。個人也試著提出危機與轉機的陳述,謹盼國民教育工作者的諸位先進,若能從本文中得到理解的共鳴,或許更能使我們對於隔代教養家庭中的孩子提出最適切的處遇。

 

參考書目:

 

壹、中文部份

邱珍婉(2005)。隔代教養經驗-敘事研究。台北市立師範學院學報,

    36195-120

邱珍婉(2004)。隔代教養家庭的優勢-個案研究。南大學報,3833-34

李玉冠(1999)。隔代教養家庭祖孫關係之探討-以台北縣低收入戶為

    例。未出版之碩士論文,私立靜宜大學,台中,台灣省。

李家伶(2004)。從社經背景談隔代孩童之學業困境---以嘉義縣兩所國

    小高年級學童為例。未出版之碩士論文,私立南華大學,嘉義,台

    灣省。

李雁萍(2005)。隔代教養家庭少年生活適應之相關研究。未出版之碩       

    士論文,私立靜宜大學,台中,台灣省。

邱婷芳(2006)。隔代教養對兒童成長趨勢之研究。未出版之碩士論文,

    私立佛光大學,宜蘭,台灣省。

吳明穎(2006)。青少年的分離-個體化、與父母依附及其對人際互動、

    憂鬱的關聯性研究。未出版之碩士論文,私立中原大學,桃園,台

    灣省。

林志忠(2000)。美國隔代教養家庭現況及支持方案之分析。論文發表

    跨世紀展望未來家庭教育課程規劃與方案推展國際研討會,嘉義

    大學,嘉義,台灣省。